龙虎国际娱乐

 找回密码  注册
QQ登录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  广场  导读  专题  家园  维权  婚嫁  摄影  户外  文坛  理财  教育  网友建言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清水莲心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小说] 末世危城之病毒来袭(连载)(1——11)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26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8 22:57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红袖发表时署名悠悠草儿,原本用的清水莲心的笔名,这个名字从01年就开始使用,可惜写文的软件里这个名字已经被注册了。于是注册了悠悠草儿,谁知道后来忘了怎么登录,只好又注册了陌上草儿。。。红袖发表时阴差阳错不知怎么又成了在悠悠草儿的用户名里。。。红袖发文但不是正式上架,签约合同才弄好,正式上架估计还要有几天。

平时看关于末日的电影比较多,也喜欢美剧,写这个《病毒来袭》原本是按剧本剧情来走,篇幅不会很长。可是红袖签约似乎是30万字起步,再看看网文小说动不动都三两百万字,好吧,目前按最低计划30万字来讲故事,才完成五分之一。

如果你喜欢的话请记得登录红袖收藏。红袖已更新三十三章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27F
发表于 18-1-10 07:49 | 只看该作者
写得还不错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28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0 09:10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    第九章   来势汹汹的神秘病毒

        下午3点左右,查房的值班医生发现李猛不太对劲,床边的监护仪显示的各项生理参数都发生异常,竟然出现器官衰竭症状,李猛陷入昏迷。
  主治医生徐海随后检查了住院记录,感到不可思议。
  “病人发烧,乏力,头晕,偶有痉挛。这症状看跟破伤风发生症状有相似之处。记录显示,他在手指扎伤后6个小时内接受了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注射。按照常理是不会出现破伤风症状的,至少目前为止我见过的破伤风潜伏期最短也有24个小时。如果他是破伤风感染,这潜伏期还不到6个小时。他在注射破伤风免疫球蛋白之前就已经出现头晕头痛症状了。这可能吗?”
  “有没有可能是狂犬病毒,不是说他昨天夜里被狗咬了吗?”
  “更不可能。狂犬病潜伏期最短也要三天。看记录,咬他的狗打过狂犬疫苗,而患者也在两小时内接受了狂犬病免疫球蛋白注射。”
  百思不得其解,沉吟片刻徐海问值班医生:“是谁送他过来?肯定还有我们没有掌握的情况。”
  “是市公安局一位司机送过来的。”
  “赶紧电话联系下。我还要了解些情况。”
  电话里,司机对李猛手指被扎的具体情形也不是很清楚。但徐海听说他俩是去省城送疑似731部队遗留的什么物件时突然有了联想。
  “赶紧给我拨通市疾控中心电话。另外把患者隔离起来。”
  “市疾控的倪红蕾主任就在我们急诊住院。她昨天下午遭遇了车祸。”值班医生告诉徐海。
  “是吗?我去看看。”
  在病房里,徐海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和疑问一起抛给了倪红蕾:“倪主任,你觉得这像不像感染了鼠疫?不过患者没有出现淋巴肿大症状。”
  “昨天我的车出了车祸,密封罐的盖子被撞开了。李队说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,他当时用毛巾包着那东西又塞了进去,然后封了盖子。如果确实是因为运送密封罐过程中出的差错,可以往鼠疫这个方向考虑。”
  思索片刻:“这样,徐主任,麻烦您现在就把患者的呕吐物、眼角分泌物、血液采集好送到我们疾控中心实验室。同时,对患者实行隔离,非医务人员不得接近患者。”
  “好的,来你这之前已经对他实行了隔离。”
  徐海离开后,倪红蕾给师兄魏明拨去电话。
  “红蕾,你怎么样了,听说你有轻微脑震荡,不在床上躺着,给我打什么电话?”
  “我没事。师兄,密封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,你查出来没有?”
  “那是个容器,不过容器已经破损,有泄露,好在外面有密封罐。容器里装的是什么,还说不清楚,我只能说不是我们目前知道731部队研制的任何一种病菌或是病毒。显微镜下观察有一定活性,对人体危害还不清楚。我正准备做小白鼠实验。”
  “这就说的通了。师兄,给你送密封罐的李队受了感染,出现持续高烧、头晕、呕吐症状,目前已经陷入昏迷,危在旦夕。所以,请尽快找到答案。”
  “这么严重,昨天到现在,发作时间很短啊。”
  “实际上他在到你那之前已经感到不适。看来这个病毒来势汹汹,潜伏期很短。”
  “好的,不多说了,我进实验室了。再联系。”
  下午放学,李帅没有像往常那样在校园门口看到小狼的身影。出了校门,他撒开脚丫,往家跑。
  打开门,屋子里一片狼藉,把李帅吓着了。小狼趴在客厅里,神情有些呆滞,闻声朝他看去,想起身却力不从心。
  李帅心疼得把小狼搂在怀里,呜呜地哭了起来:“小狼小狼,你怎么了?晶晶阿姨没带你看医生么,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。呜呜,你饿了吧,我给你拿吃的去。”
  李帅小心翼翼端来水和狗粮,小狼舔了两口清水就不动了。
  “小狼,你吃点啊,吃饱了才有力气陪我玩。不想吃狗粮么,那我给你煎牛排。”
  李帅起身从冰箱里拿出牛排放到微波炉里解冻,回头,小狼已经摇摇摆摆来到身后。
  “不急哦,一会就好。”
  李帅熟练地从微波炉里拿出牛排,把平底锅架在煤气炉上,打开煤气,然后倒油,等油热了,准备把解冻好的牛排倒进锅里,发现牛排不翼而飞。
  原来,小狼已经叼着牛排蹲在角落里吃了起来。
  “小狼,那是生牛肉,你怎么能吃生牛肉?赶紧给我,我煎熟了给你吃。你忘记爸爸说,吃生肉会闹肚子?”
  李帅气急败坏地把小狼嘴里的牛排抢了过来,小狼咬着另一边就是不松口。
  僵持片刻,小狼嗷了一声,把李帅扑倒,张嘴咬了李帅拿着牛排的手。
  “啊!疼,小狼你咬到我咯。呜呜——”李帅惨叫声像是唤醒了小狼,小狼松口趴在李帅身上,也呜呜哼着,伸出舌头连连舔着李帅的手。李帅生气地推开小狼,把手中的牛排扔给它: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给你!叫你吃生肉,就让你变成野蛮的狗狗!”
  李帅关掉煤气,然后跑到水池边,用清水使劲冲洗手和手背上的伤口。伤口不大,还是流血了。李帅又从急救箱里找了一个创可贴贴上。气呼呼地跑进自己房间,拿出书包写作业。
  写着写着,觉得头晕眼花,怎么也看不清书上的字。
  “我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饿的?”起身准备去厨房弄点吃的,没走两步,歪倒在地晕了过去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29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0 15:17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   第九章   当学霸遇上学渣

        话说宋晶接到队里的紧急任务后,立即驱车往离镇赶。
  到达离镇已经过了正午,离镇方面派来接洽的是一个叫陈磊的年轻警官。陈警官非常热情,坚持要带宋晶去吃午饭。
  宋晶一早急着赶去医院看望李猛,紧接着就马不停蹄往离镇赶,早把吃饭的事忘在脑后。此时早已饥肠辘辘。她也没多做推辞就跟着陈磊来到镇上的餐馆。
  离镇说是镇,其实就是一座小城。周边旅游资源丰富,有山有水有温泉有农家,自然风光优美,因为发展旅游业,镇上各项配套设施功能齐全,来往游客络绎不绝,很是热闹,都市味道浓厚。
  陈磊请宋晶吃了地道的小镇特色菜。喝了一口小镇特色九珍汤,勾起了宋晶味蕾里所有熟悉的滋味。她舒服地眯着眼感叹:“就是这个味,小时候的味道,太好喝了…”
  看着宋晶露出无比满足的感叹,陈磊问:“你是离镇人?”
  “是啊,在离镇我读了三年小学,后来才随父母去了H市。离镇有十多年没有来过,跟我记忆中的离镇相比,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了。听你口音,不是本地人?”
  “我是S省人,大学考了警校,毕业后才来离镇。”
  两人吃饱喝足回到离镇派出所,宋晶告诉陈磊她要找一个叫周宇峰的男子,她把案情大致介绍了下。嫌犯交待周宇峰家里有一个小型枪械库,警方怀疑对方非法持有枪支,很可能存在非法枪支交易。宋晶这次来的任务就是了解情况,如有必要可实施逮捕。
  “你说的这个周宇峰,我认识。他在镇里开了个广告公司,还有一家不锈钢制品厂。所里经常会有一些宣传方面的公益广告宣传展架什么的请他做,所以我还算熟。至于他有个小型枪械库这个事没有听到过什么风声。”
  “这样,你就说我是你朋友,有些广告制作方面的事情要跟他谈。到时咱们见机行事,先摸摸情况。”
  周宇峰的广告公司坐落在小镇东部一片新开发的商业街区,是一座临街的三层仿古建筑。
  巧得很,周宇峰正给办公室的几个员工绘声绘色地讲他和齐峰进山打猎的事,把从宗老爷子那听来的故事也一咕噜倒了出来。
  宋晶和陈磊进来就听到周宇峰正说道:“身后惊天动地一声巨响,火光冲天,宗耀祖被掀翻在地已然逃出生天。”
  “周宇峰,出来!”
  周宇峰回头一看是陈磊,立刻起身迎了上来。
  “呦,是陈警官,您这么个大忙人怎么有空光顾我这小庙?”
  “怎么,不能来?”
  “能来能来,欢迎,随时来都欢迎。这位是?”
  周宇峰看了眼陈磊身边正四处打量的俏丽的女郎。这时宋晶扭过头来。
  “小辣椒!”“周峰!”
  两人不约而同惊呼。
  “不是,两位这是认识?什么情况,这打招呼的方式有点奇怪啊。”陈磊不明所以一头雾水。
  “哈哈,熟人。陈警官,您不知道,宋晶可是我梦中情人!”
  “周峰,你少胡说八道!”
  “不是,你俩不会是这个关系吧?”周宇峰弯曲两只大拇指对勾了下,迟疑地问道。
  “不是,不是。”陈磊望了宋晶一眼,耳根开始冒火。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,那我还有机会。”周宇峰笑得很开心。看在宋晶眼里却是惹起莫名怒火。
  “周峰,你还瞎说,看我怎么收拾你?”
  “嘿嘿,不就是在我饭里拌上辣椒,在我书包里倒胶水么?我不怕,我现在巨能吃辣,怎么样,很对你的胃口喜好吧。”
  “周峰,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?不对,周峰,你是周宇峰?”
  “是啊,周峰周宇峰两个名字一个人,只此一家别无分号。周峰太普通了,宇峰,宇宙第一高峰,很符合我的气质。你看,失联这么多年,我改了名,咱俩还能碰上,猿粪哪。”
  “真相了,难不成你俩是同学?”陈磊后知后觉。
  “谁跟他同学?一年级他就念了三年!”宋晶嫌弃地说道。
  “谁说的,我还不是为了等你才留得级。学霸学渣,绝配。再说不留级我能遇到你?等到你以后,我可再也没有留过级,一直追随你的脚步去H市,谁知道你到初二把我给甩了。”
  “什么呀,什么把你甩了?你说清楚点,人家还以为我们怎么了。”宋晶气呼呼地跟陈磊说,“初中我跳了一级,后来考入重点高中,这家伙连高中都没有考上。对了,后来你去哪了?”
  “去了蓝翔,学习数控机床。你那么狠心,一眨眼成了我学姐,我哪还有心思学习。”
  “周宇峰,不贫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是不是?
  “当然能,就请二位到我办公室坐坐喝杯茶,我们好好说道说道。”周宇峰立刻收敛起嬉皮笑脸,一本正经地抬手邀请。
  陈磊摇了摇头,这一通热闹,心里暗道这两位倒是一对欢喜冤家。
  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0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2 12:43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广告
    第十章  当学霸遇到学渣
       话说宋晶接到队里的紧急任务后,立即驱车往离镇赶。
  到达离镇已经过了正午,离镇方面派来接洽的是一个叫陈磊的年轻警官。陈警官非常热情,坚持要带宋晶去吃午饭。
  宋晶一早急着赶去医院看望李猛,紧接着就马不停蹄往离镇赶,早把吃饭的事忘在脑后。此时早已饥肠辘辘。她也没多做推辞就跟着陈磊来到镇上的餐馆。
  离镇说是镇,其实就是一座小城。周边旅游资源丰富,有山有水有温泉有农家,自然风光优美,因为发展旅游业,镇上各项配套设施功能齐全,来往游客络绎不绝,很是热闹,都市味道浓厚。
  陈磊请宋晶吃了地道的小镇特色菜。喝了一口小镇特色九珍汤,勾起了宋晶味蕾里所有熟悉的滋味。她舒服地眯着眼感叹:“就是这个味,小时候的味道,太好喝了…”
  看着宋晶露出无比满足的感叹,陈磊问:“你是离镇人?”
  “是啊,在离镇我读了三年小学,后来才随父母去了H市。离镇有十多年没有来过,跟我记忆中的离镇相比,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了。听你口音,不是本地人?”
  “我是S省人,大学考了警校,毕业后才来离镇。”
  两人吃饱喝足回到离镇派出所,宋晶告诉陈磊她要找一个叫周宇峰的男子,她把案情大致介绍了下。嫌犯交待周宇峰家里有一个小型枪械库,警方怀疑对方非法持有枪支,很可能存在非法枪支交易。宋晶这次来的任务就是了解情况,如有必要可实施逮捕。
  “你说的这个周宇峰,我认识。他在镇里开了个广告公司,还有一家不锈钢制品厂。所里经常会有一些宣传方面的公益广告宣传展架什么的请他做,所以我还算熟。至于他有个小型枪械库这个事没有听到过什么风声。”
  “这样,你就说我是你朋友,有些广告制作方面的事情要跟他谈。到时咱们见机行事,先摸摸情况。”
  周宇峰的广告公司坐落在小镇东部一片新开发的商业街区,是一座临街的三层仿古建筑。
  巧得很,周宇峰正给办公室的几个员工绘声绘色地讲他和齐峰进山打猎的事,把从宗老爷子那听来的故事也一咕噜倒了出来。
  宋晶和陈磊进来就听到周宇峰正说道:“身后惊天动地一声巨响,火光冲天,宗耀祖被掀翻在地已然逃出生天。”
  “周宇峰,出来!”
  周宇峰回头一看是陈磊,立刻起身迎了上来。
  “呦,是陈警官,您这么个大忙人怎么有空光顾我这小庙?”
  “怎么,不能来?”
  “能来能来,欢迎,随时来都欢迎。这位是?”
  周宇峰看了眼陈磊身边正四处打量的俏丽的女郎。这时宋晶扭过头来。
  “小辣椒!”“周峰!”
  两人不约而同惊呼。
  “不是,两位这是认识?什么情况,这打招呼的方式有点奇怪啊。”陈磊不明所以一头雾水。
  “哈哈,熟人。陈警官,您不知道,宋晶可是我梦中情人!”
  “周峰,你少胡说八道!”
  “不是,你俩不会是这个关系吧?”周宇峰弯曲两只大拇指对勾了下,迟疑地问道。
  “不是,不是。”陈磊望了宋晶一眼,耳根开始冒火。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,那我还有机会。”周宇峰笑得很开心。看在宋晶眼里却是惹起莫名怒火。
  “周峰,你还瞎说,看我怎么收拾你?”
  “嘿嘿,不就是在我饭里拌上辣椒,在我书包里倒胶水么?我不怕,我现在巨能吃辣,怎么样,很对你的胃口喜好吧。”
  “周峰,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着调?不对,周峰,你是周宇峰?”
  “是啊,周峰周宇峰两个名字一个人,只此一家别无分号。周峰太普通了,宇峰,宇宙第一高峰,很符合我的气质。你看,失联这么多年,我改了名,咱俩还能碰上,猿粪哪。”
  “真相了,难不成你俩是同学?”陈磊后知后觉。
  “谁跟他同学?一年级他就念了三年!”宋晶嫌弃地说道。
  “谁说的,我还不是为了等你才留得级。学霸学渣,绝配。再说不留级我能遇到你?等到你以后,我可再也没有留过级,一直追随你的脚步去H市,谁知道你到初二把我给甩了。”
  “什么呀,什么把你甩了?你说清楚点,人家还以为我们怎么了。”宋晶气呼呼地跟陈磊说,“初中我跳了一级,后来考入重点高中,这家伙连高中都没有考上。对了,后来你去哪了?”
  “去了蓝翔,学习数控机床。你那么狠心,一眨眼成了我学姐,我哪还有心思学习。”
  “周宇峰,不贫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是不是?
  “当然能,就请二位到我办公室坐坐喝杯茶,我们好好说道说道。”周宇峰立刻收敛起嬉皮笑脸,一本正经地抬手邀请。
  陈磊摇了摇头,这一通热闹,心里暗道这两位倒是一对欢喜冤家。
  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1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2 12:44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    第十一章  枪支真爱粉
周宇峰的办公室简洁庄重隐隐透着大气,进了办公室,他立刻收起自己的痞气,一副身正言范的样子。
  “一看这就是成功人士大Boss的办公室,行啊,周宇峰,你小子真人不露相。”陈磊指着老板桌上一块硕大的翡翠摆件:“这个聚财,价值不菲吧?”
  “谈生意撑撑门面而已。来,请坐,我叫人给你们上点水。我这有铁观音大红袍,还有咖啡,你们喝什么?”
  “周宇峰,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玩枪弄棒,你不会是倒卖枪支发家致富的吧?一个小小的广告公司能挣这么多家当?”
  “宋晶,你居然记得我的爱好?”周宇峰直接忽略宋晶阴阳怪气的后半句,非常惊喜。
  “记得你在作文里写以后的理想是当一名女警,我就发誓要送你一把手枪。那时我花了两个星期雕刻打磨了一把木头手枪送你,可惜,你没收。你知道当时我有多伤心。”
  “你还好意思说!那会三年级,我才8岁,你成天捉弄我,我都讨厌死你了!鬼才要你的破枪!”
  “不是,我那不是喜欢你吗?不是捉弄你,天地良心。”
  “谈正事,谈正事,你俩别在这打情骂俏咯,我受不了了。对了,周宇峰,这么爱枪,当年送宋晶的枪还在吧?”
  “在,肯定在,必须在。这么有意义的东西我怎么能丢掉。走,我带你们看看去,从小到大收集的枪都还在。我专门有个房间存放,准备以后搞个小型的枪支博物馆。”
  陈磊和宋晶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下。
  周宇峰的收藏在楼下地下储藏室。地下室大概30多平的样子,里面有台机床,墙上和玻璃柜里展示着各式各样的长枪短炮。
  他打开玻璃柜,从里面拿出一把木头手枪,递给宋晶。手枪女孩子手掌大小,做工非常精细,看的出来经常把玩,木柄光滑澄亮。
  宋晶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端详,不太相信这是当年的小木枪。
  “枪还是当年小木枪,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加工打磨,当然变漂亮咯!”
  玻璃柜里还放着几把一看就是小男孩玩具枪的,有手枪有各式冲锋枪。
  “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玩过的玩具,收着以后给我儿子孙子玩。”
  陈磊从墙上拿下一把单管猎枪,手里掂了下:“这可不是玩具,看样子有年些头了。”
  “那是最常见的五连发,是我家老爷子当年护林用的枪。你看旁边那把,我照着五连发自己做的。”
  “你会做枪?”
  “你看我这钻机、砂轮、机床,工具齐全,这几样可花了我不少银子,就是为了这点爱好。”
  “你不知道非法持有枪支是犯法的?”宋晶终于忍不住呛了周宇峰。
  “知道啊。我女神是警察,我可不能拉你后腿。”
  “你知道她是警察?”
  “知道啊!她考上高中后来上了警校,接着到警队工作,她的一切我了如指掌。”
  “看来你确实是宋警官的真爱粉。”
  陈磊拿着周宇峰做的五连发,仔细看了下,大小尺寸外形一模一样,工艺比那把老的五连发还精细。
  “这把五连发可是我的处女作,前后花了我两年时间,从图纸到实物每一个零件都是纯手工制作,光木制枪托我就换了几次。抛光打磨一遍遍刷桐油,隔段时间就拿出来擦拭护理,怎么样?”
  陈磊端起枪瞄准,扣动扳机,点头称赞:“手感不错。能发子弹?”
  “这是手工艺品,每一个零件都是真材实料,就是没有射击功能。我还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你看这把五连发的枪管。”
  “实的?”
  “枪管只有一部分是空的。前面看实打实的是一把真枪,而实际上就是个模型。陈警官,持有这样的枪不犯法吧?”
  “这些枪都不能用?”
  “嗯,不信你试试。这把54,那把双管鸟铳,还有一把95式突击步枪,都是我自己做的,可惜步枪前段时间丢了,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给我顺走了。”
  “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,你怎么不报警?就没想过别人会拿着你的这些枪出去干坏事?”周晶忿忿说到。
  “不可能,他就是拿着我这些枪也干不了坏事。你看我这里每一把看上去是真枪,实际上就是玩具模型或者叫半成品。”
  “你丢的那把95式突击步枪,在我那里。”
  “怎么在你那里?”
  “昨天有两个毛头小子拿着它去抢运钞车,未遂。”
  “肯定未遂啊,那把步枪就没有弹夹。谁这么傻,拿它去抢劫?”
  宋晶感到凌乱了。她立马出来给队里打电话,把情况做了汇报。
  “确实是这样,那把枪看着像那么回事,每一个零件都很精致,今天军械专家拆了才发现弹夹是实心的。”
  “那周宇峰还有必要查么?”
  “你要确认下,他是不是确实没有持有有货真价实的枪械。”
  挂了电话,宋晶心头无数匹草泥马跑过。回过身去,她问周宇峰:“你的枪都在这里了?还有没有我们没看到的?”
  陈磊也想了起来说:“不对啊,我记得你昨天不是上山打猎了,报警说发现疑似炸弹的也是你吧。你不会拿着这些打猎吧?”
  “当然不是。真枪实弹我哪敢放这。不是,你们今天就是为我这枪来得?”
  陈磊看了下宋晶,点了点头。
  “昨天有两个持枪抢劫的劫匪招供说是在你这里偷了一把步枪。”
  “知道我这有这么一个地方展示这些东西的一般都是挚友亲朋,你说的这嫌犯不会是我认识的吧?”
  “可能你认识,确实有一个是离镇人,顾子辉。”
  “哎呦喂,还真是。那是我老姑奶奶的孙子,不会啊,这家伙不是在H市读书呢吗,明年就参加高考了。”
  “看来这高考要在劳教所里考了。他在H市有没有学习你们家里人不清楚?据说在游戏厅里待了三天三夜,组队跟人对战,就差把裤衩都输光了。这才铤而走险,异想天开去劫持运钞车。”
  “他脑袋坏特了,他知道我做的这些枪都是摆设啊!”
  “行了,回头你跟我去录口供。至于这些摆设我要请示队里要不要没收了。另外,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藏着掖着类似这样一个军械库?”
  “你别吓我,还军械库?”
  “你最好别敢!昨天打猎的枪在哪?”
  “我锁在楼上保险柜里了。”
  三个人回到楼上,周宇峰打开保险柜取出一把真家伙。
  “你不是说你没有非法持有枪械吗?这是什么?”
  “唉,这是合法持有!我有持枪证。”周宇峰忙从保险柜又摸出个红本本。
  宋晶翻来覆去看了几遍,不太相信:“林业厅发的?不是你找假证贩子做的吧?”
  “那我哪敢,不信你可以去林业部门查啊,我确实是他们的护林员,公安也有备案的。”
  “行,证件和枪我都带着,回去核查确实没有问题,再还你。走啦,子弹一起带上。”
  “这就走了?水都没喝一口。”
  “你也一起,去镇里派出所录口供。”
  “好咧。”周宇峰乐颠颠地跟在后面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2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3 07:41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    H市人民医院里,院方单独隔离了一间重症            
第十一章 李猛最后的告别
监护室给昏迷中的李猛。已经想尽办法,李猛的情形依旧不见好转。
  监护仪上不停闪跳的数据让守在旁边的护士小胡心惊肉跳。已经快到交班时间,她不停地看手表,男朋友已经电话催了几遍,让她务必准时下班。
  拜托,快下班了,您千万不要有事啊,今天对我真的非常非常重要。护士暗暗对着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李猛祈祷。
  医生办公室里,倪红蕾坐在轮椅上和徐明讨论李猛的病情。
  “找不到病因,我们也束手无策。我这里只能采取常规治疗手段,但是收效甚微。”
  “是啊,我师兄那里还在实验中,也没有回音。”
  “我怕患者等不了了,按照目前情况他很可能熬不过今晚。医院已经给他下病危通知书了。”
  “他家人在么?”
  徐明摇摇头。“家属一栏没有信息,我已经让人通知刑警队了。请刑警队通知他家人。估计,过会就会有人过来。”
  “现在麻烦你推我过去,我想看看他。”
  徐明让护士帮倪红蕾穿上隔离防护服,推着她来到李猛所在的重症监护室。
  看着病床上的李猛,虚弱,毫无生气,想起一天前这人还神采奕奕出现在自己面前,倪红蕾的心里异常内疚。
  “都怪我,如果不是我要求警方护送,如果不是我要求回家取行李,如果不是我们的车遭遇车祸,如果,如果当时是我去封那个密封罐,今天都不会是你躺在这里。李队,李队,对不起!对不起!”倪红蕾哽咽着给李猛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  “倪,倪主任……”这时,李猛缓缓睁开眼睛。倪红蕾惊喜道:“李队,你醒了?”
  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你,可能感染了昨天在离镇发现的那个金属容器里的病毒。”
  “昨天封装那个罐子时,被容器上锈蚀脱落的一小片铁屑扎了手,我以为是染上破伤风了。”说完两句话,李猛感觉很吃力。
  “这病毒这么厉害?长这么大受过那么多伤,都没觉得自己这么虚弱过。”他自嘲道。
  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都怪我,就不该让你去管那什么罐子。对不起,我,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感染的是什么病毒。对不起。”倪红蕾握着李猛的手,内疚得不行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  “我,是…不是不行了?”
  “不是,不是,你坚持住,我老师和师兄已经在研制疫苗,他们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病毒学专家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一定会好起来的,呜呜……”
  “李帅,李帅他知道吗?”
  “李帅是?”倪红蕾小心地问。
  “他…他是…我儿子,他妈妈…已经…已经不在了,我不想让他…再失去我。麻烦你告诉他…我出去…办…办案子了,请帮我…照顾他…谢谢!”
  “好,好,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他。你别说了,好好歇会。”倪红蕾再也忍不住趴在自己膝盖上闷声哭泣。
  随着心率监护仪上的线跳了几下,终于成了一条直线,李猛身上最后一点生命的迹象也消散了。
  “徐医生,徐医生……”倪红蕾求助地望着徐明,徐明摇了摇头。
  一切都已回天乏术。
  两人在李猛床前默哀了三分钟。
  “我们走吧。”徐明推着倪红蕾出了监护室,关照护士即刻通知家属,料理后事。
  护士小胡看了看墙上的钟,还有十来分钟就下班了,心道:流年不利,今天又早不了了。
  她手脚麻利的取下李猛身上的各种线,拉上白色床单,然后准备移开床边的监护仪。
  突然,觉得身后的防护服被拽住了。
  回头一看,白色床单下李猛一只泛着死气的手正拽着她的防护服。
  她立刻头皮发麻,颤声叫道:“李…队,李队?”
  没有应声,她揭开床单,伸手在李猛的鼻下试探气息。
  就在这时,李猛张嘴咬住了她的手指。
  “啊——”吓得她肝胆俱裂,另一只手使上全身力气掐着他的嘴巴,才把被咬的手指挣脱出来。然后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,使劲关上身后门。
  心有余悸地从玻璃窗往里望去,却见床单下的李猛一动不动平躺在病床上,不见生气。
  她使劲拧了下自己,自言自语:错觉,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
  口袋里的手机这个时候振动了起来,她知道男朋友又在催自己。
  跑到护士站,她跟来交班的小王说:“今天我有点事,重症监护室接下来的事请你料理下。我已经把监护仪撤了下来。接下来按照感染病患者后事处理流程走就行。”
  “病人已经走了?”小王问。
  “是,几分钟前的事,徐主任也在。”她走进护士站里的换衣间,脱掉身上的防护服,然后开始一系列的消毒过程。把脱掉的塑胶手套扔进医疗垃圾专用垃圾箱,她没有发现被咬的那只手指套上沾有少许血迹。揉着隐隐作痛的手指,上面还隐约有两颗牙印,提醒着她刚刚那惊魂的一幕确实不是错觉。
  “要不要提醒小王呢。难道李队还没有咽气?明明监护仪显示没有心跳了。算了,还是不要多事了。徐主任都已经关照通知家属安排后事的。不会错的。他要真还有气,一会肯定有人发现。”
  消完毒换上常服,到护士站打卡下班。眼尖的小王见她一直揉着手指,关心地问:“手指受伤了么,要不要紧?”
  “没事,刚没注意磕了下。”
  “有没有破口,有破口要注意了。重症监护室隔离的是感染病毒的患者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  “没事,没有破口。我走了,明儿见!”
  “唉,按照规矩,你要接受观察,不能走唉。”小王话还没说完,小张已经像一阵风不见了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3F
发表于 18-1-14 16:14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4F
发表于 18-1-14 16:14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5F
发表于 18-1-14 16:14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6F
发表于 18-1-14 16:15 | 只看该作者
好故事,谢谢分享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7F
发表于 18-1-15 19:06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8F
发表于 18-1-15 19:06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39F
发表于 18-1-15 19:06 | 只看该作者
谢谢分享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40F
 楼主| 发表于 18-1-16 22:20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    第十二章 潘多拉的盒子
        护士小胡从医院大楼里出来,立刻拦了辆的士。她强压下心里隐隐的不安,想到马上要见到男朋友,心里涌起满满的喜悦。最近两人见面比较少。他刚进入新单位,她也就没有去烦他,只是偶尔通通电话聊表相思之意。
 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仔细回想了下,不是他的生日,不是自己的生日,也不是什么纪念日,难道是他要跟自己求婚?
  想到这里,小胡的心扑通扑通开始加速,立刻觉得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向全身,脸上开始充血。想着他约自己去滨江大道,是哦,那里是他们最初开始的地方。
  七年了,从自己认识他已经过去七年了。时间催人老,认识他时自己20,他才19。如今,自己已经是27岁的老姑娘了。这些年他们其实聚少离多,他在外求学,四年本科三年读研,而自己则守在H市的这所医院里三班倒。她拼命加班,把省下来的休息集中起来一起,然后背着简单的行囊就去看他。
  他父母离异,母亲含辛茹苦也给不了他太多的物质支持。他成熟懂事,隐忍而刻苦。她省吃俭用给他买衣服,买电脑手机,考研给他报名辅导班,她还给他塞龙虎国际娱乐费,起初这些他死活都不要。
  后来情到浓时,他吻她咬她恨不得把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,他颤着声音问她:“可不可以,可不可以……”她看进他充满欲望的眼眸深处,那里是缱绻中一样深情的自己。
  心里暗暗自问可以吗?既然认定了他,那层膜是不是留到新婚之夜,还重要吗?她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,在每一个思念入骨的夜晚,她想他想到挠心挠肺,想到心痛不已。他也一样,常常深更半夜在电话用那些难以启齿的言语述说自己的思念。他跟她说,我不想读研了,我想现在就娶你。我每天想你都想到发疯。
  那样火热的情话就在耳边燃烧,终于激情冲破理智的蕃篱,就在他那间宿舍里,那张仅有90公分宽的小床上,他把她抽丝剥茧。
  她的害羞她的生涩她微微的轻喘在他眼里那是邀请和挑逗。有个地方怎么也择不开,他急得大汗淋漓,却不得而入。她心里明白,却不愿轻易告诉他。他看他着急,她听他在耳边不停地哀求:帮帮我,帮帮我。她抵不过他一声声哀求,心底浓情蜜意终是淹没了她。她牵着他缓缓朝前。哪知他入巷后一扫之前的生涩,竟像只猛虎囚于牢笼横冲直撞,又像缺水多时的鱼儿入水撒欢。那样的夜晚太激烈,太恼人。她这才知道所谓“人欲无穷,食髓知味”是怎样的意味。
  那一夜,那窄窄的小床如何放得下他恣意疯长的欲望。
  “床太窄了,躺不下怎么办?”一句“躺不下噢”他耍赖般地将两人叠在薄被下面。
  “真好,宝贝,你真甜。”那是他第一次套在她耳边叫“宝贝”。一遍又一遍叫宝贝,他就留在那里。
  她推他,他不走。
  “可是,痛啊。”其实不是有点痛,是很痛并快乐着。
  “很痛吗?我瞧瞧。”
  火噌得烧到耳后“那哪行”,她低吟。
  他打开手机照明,掰开她,埋头惊叹,这是第一次。
  她拿手去捂他的眼睛,他竟用舌尖扫了一下,那酥麻像电流般涌过全身,鸡皮疙瘩一直冲上脑门。他终在她轻溢出声的那刻,用自己覆盖上她。那声便成了他口中的浅唱。
  “宝贝,对不起,第一次在这里让你委屈了。一毕业咱们就结婚,到时买张两米宽的水床,任你欺负。”
  她忍不住被他逗笑了。原来他也有这样调皮可爱的一面。
  她想,之前他和她虽是恋爱,彼此觉着亲热却像是隔层什么,原来这一层捅破,便可以不再分彼此。
  之后分开的日子,越发觉得难熬,因为思念像藤蔓疯长,彼此在对方的心里生根发芽。而再次见面,那就是一场百慕大的大风暴,她任他带着自己的巨浪滔天里起伏沉沦。
  过了那段蜜里调油的粘合期,日子渐渐平淡下来,渐渐便有了像是老夫老妻似的安宁感。
  今天想起来,当初那些炽热的情话依旧烧灼着她的耳朵,心底有什么要溢出来,脑袋被幸福感冲得晕乎乎的。她捂着胸口,大口喘息。
  “姑娘,你没事?”司机见她面色有异。
  “没事没事。”她慌忙摇头。
  傍晚,滨江大道上有很多人。多是像连体婴般的年青情侣,一路撒着狗粮,让她这个算是过来人都眼红耳热。
  她远远就看到他站在老地方。她从背后抱了他,然后挽着他:“等很久了吗?”
  她轻快而甜蜜,双眼春水荡漾,脸色发出迷人般的艳红,就如同那晚他和她裸裎相对。
  她四处看了看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  “我今天没有迟到吧,我们吃饭去?”
  他回过神,清了清嗓子:“胡可,我今天是有件事情跟你说。”
  “什么事啊?”她面色平静掩盖了内心“我就知道”的狂喜。
  “你是个好女孩,漂亮,温柔,能干还会持家,我相信……”
  “嗯,这些优点我自己都知道…说点特别的…”
  她沾沾自喜的小快乐打乱了他的思路,让他有些窘迫。他不敢看她的眼睛,下意识地往侧前方望去。
  “我…我其实是想说,谢谢你!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。”
  “嗯,还有呢…你把我叫到这里就是跟我说这些?你好像没有那么会说情话了。”她的脑袋有点晕,也有点兴奋。靠着他,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肩。
  “这里是我们当初相识的地方,今天,我是想跟你说,”他把她扶正,似乎是用尽了力气,“我们并不合适,从哪里开始便从哪里结束,好聚好散。”
  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很给力!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41F
发表于 18-1-17 18:46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42F
发表于 18-1-17 18:46 | 只看该作者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     
43F
发表于 18-1-17 18:46 | 只看该作者
谢谢分享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经验 +40 收起 理由
城北老伯 + 40 热心网友
查看全部评分
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本版积分规则
广告
Copyright 盐城鹤鸣亭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:江苏哲睿律师事务所滕跃、丁久卫律师 安全联盟
联系电话:0515-66882111 在线服务QQ:1545408898 传真:0515-88375191
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10170 苏ICP备11010429号-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苏公网安备 32090202000117号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龙虎国际娱乐qy8千亿国际新官网qy8千亿国际官网龙8国际
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龙8娱乐官网龙8娱乐官网
龙8国际qy8千亿国际新官网qy8千亿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娱乐城
龙虎国际娱乐龙虎国际app龙虎娱乐网龙8国际
龙8国际梦之城娱乐龙8娱乐官网龙8娱乐官网